央行时隔两月再降准 企业融资成本“再降低”-

2019-04-24 08:56

今年2月,央行近3年来首次进行全面降准,时隔两个多月后,市场等来了第二波降准,但力度要胜于预期。最近一次央行降低1个百分点的存准率发生在2008年11月,其后存准率虽然经过多次上调与下调,但幅度均为0.5个百分点。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自今年全国两会结束后,决策层一系列长短期政策都在力挺中国实体经济运行。今日(4月19日),央行再出大招,自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并且,在此基础上,为进一步增强金融机构支持结构调整的能力,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的支持力度,自4月20日起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

央行存准率大降1个百分点

今年2月,央行近3年来首次进行全面降准,时隔两个多月后,市场等来了第二波降准,但力度要胜于预期。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最近一次央行降低1个百分点的存准率发生在2008年11月,其后存准率虽然经过多次上调与下调,但幅度均为0.5个百分点。

为何央行此次降准力度较大?从数据对比或许可以看出端倪,2008年底,全球金融海啸席卷至中国,当时央行降准一个百分点发生在2008年11月26日,而一个可参考数据便是工业增加值的变化。2008年9月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为11.4%,而10月该数据就跌至了8.2%,接下来的一个月数据又跳降至5.4%。

目前实体经济并未遭受如此大的冲击,但运行过程中也面临各种挑战。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增长7.0%,增速环比下降0.3个百分点。值得着重关注的是,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3.5%,创下15年来的新低。其中,第二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1.0%,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8.5%,都呈现一路下行的态势。工业增加值也从去年12月的7.9%跌至今年3月的5.6%。

并且,包括央行在内的多个部委在3月均就实体经济运行出现的问题和困难进行了密集的调研,无论是产业政策还是财金政策都是调研后所开出的依照现状的药方。

降准丝毫不出乎经济学家们的预期,市场普遍认为今年M2目标偏低,不利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在新供给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我们需要的主要的措施是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大银行(此次降准前)存准率在19.5%,这是不正常的。

他说,2006、2007年通胀很严重的时候才上升到19.5%,21.5%,但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还保持在这么高的速度,导致M2的增速过缓,这个对经济下行压力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因素。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在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公布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经济座谈会上,他对参会经济学家提出的问题就围绕降息和降准展开。

在数据公布后,李克强前往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考察,并在工商银行主持召开了一场座谈会。

他直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喊了很多年了,最近几年呼声尤其高。刚才考察商业银行看,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可多方面调查的数据表明,企业利润目前平均只有5%,扣除财务费用之后不就成负增长的了吗?

正因总理的上述表态,市场对于降准的到来和目的性才丝毫不意外。

决策层已经多次表态中国可以接受7%左右的经济增速,并强调政策工具箱的最大工具是改革。但降准和改革并不矛盾。

央行公告还称,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

李克强在银行召开的座谈会上就曾表示,开发性金融要发挥国家战略支撑作用,要加大对国家战略和重点项目的支持力度,加快放贷进度,发挥开发性金融在稳增长、调结构中的重要作用。

降准仅仅是政策工具箱中的一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来可能出台的政策包括:加快重点基建项目建设,鼓励地方政府大量购买商品房作为保障房房源,加快有利于增长的改革,以及扩大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规模。

她认为,从5月份起实体经济活动将受到支撑。预计二季度GDP将环比好转、同比增速略微改善至7.1%。但宽松政策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房地产结构性下滑的拖累,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较差、起伏在所难免。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