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行再现高管违纪案件 首席风险官杨东平被双开-

2019-04-25 09:05

又一位交行高管因严重违纪而落马。2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交通银行党委委员、首席风险官杨东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同日晚间,交通银行也发布公告称,杨东平已于2月24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报告,不再担任首席风险官职务,自当日生效。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沙斐

每经记者沙斐 每经实习编辑 李晃

又一位交行高管因严重违纪而落马。

2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交通银行党委委员、首席风险官杨东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同日晚间,交通银行也发布公告称,杨东平已于2月24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报告,不再担任首席风险官职务,自当日生效。交行同时称,杨东平确认其与公司董事会和高管层没有任何意见分歧,同时也没有任何需要通知公司股东及债权人的事项。根据董事会知悉,公司的业务经营及风险管理情况正常、稳定。

双开早有预期

2016年12月19日,交通银行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作为党委委员的杨东平,出席了上述会议,据悉这也是杨东平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在随后到来的12月23日,交行每年例行召开的年度风险工作会议上,作为交行首席风险官的杨东平却意外缺席了。据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杨自去年年底缺席交行年度风险工作会议后,有关其被双开的消息,业内早有预期。

公开资料显示,杨东平生于1956年10月,军转干部出身,1989年5月加入交通银行,历任交通银行武汉分行证券业务部副经理,信贷处副处长、处长,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副行长、行长;2003年起,担任交通银行香港分行副总经理、总经理;2007年8月起,杨东平正式担任交行首席风险官。

2015年交行年报显示,杨东平总薪酬由2014年的87.37万元降至2015年的47.87万元。年报另指出,杨东平2015年在二级市场卖出5万股交行A股股份,期末持有交行A股股份15万股。

有关这位有着28年工龄的老交行人的落马,源于2015年年底中央巡视组对交行开展的为期两个月的的专项巡视检查。

公开资料显示,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5年11月3日至12月31日,中央第四巡视组对交通银行党委进行了巡视。2016年2月1日,中央巡视组向交通银行党委反馈了巡视意见,其中提及,巡视组收到涉及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反映,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和有关部门处理。

2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指出,经查,杨东平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动摇,纪律意识淡薄,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私营企业主获取贷款提供帮助,本人和亲属从中谋取私利。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杨东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

交行高管违纪违法案件频发

2015年年底围绕交行开展的专项巡视检查中,除了杨东平,落马的还有该行企业文化部原总经理胡晏斌。

2016年4月6日,最高人民检查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日前经审查决定,依法对交通银行企业文化部原总经理胡晏斌(副局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实际上,2016年2月底,胡晏斌已被交行进行撤职处分。交行内部发布通告称,胡晏斌因严重违纪,交党组织调查,之后便移交检察机关。而早在2015年12月,胡晏斌下属企业文化部品牌管理处处长宋峰已移交检察院。

在2016年2月1日交行党委巡视情况反馈会议上,中央第四巡视组组长马瑞民指出,巡视中,巡视组发现和干部职工反映了一些问题,其中就包括集中采购、工程招标制度执行不严格,存在廉洁风险,重点业务领域问题多发。

不仅如此,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交行高层或管理人员因涉嫌受贿、违规放贷、造假诈骗、卷款潜逃等情况频频发生。

2015年4月,中纪委公布的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的红色通缉令中,外逃的100人中有9名来自银行,其中涉案金额最大的为交通银行广州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刘昌明。

此外,2015年6月,交行义乌支行原副行长陈望峰因涉嫌受贿罪被移送审查起诉;同月,交行甘肃省分行原行长胥小彪(正厅级)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

2016年2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中央第四巡视组向交行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意见》指出,巡视组发现和干部职工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全面从严治党抓而不实,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问责偏于宽松软,存在以行政处理代替党纪处分,以经济处罚代替组织处理等现象;纪律意识规矩意识不强,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坚决,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租赁会所和高尔夫练习场等顶风违纪问题屡有发生;选人用人不规范,带病提拔问题较为突出;有的分行、支行营销拓展费管理使用混乱,个别领导干部从中谋取私利;集中采购、工程招标制度执行不严格,存在廉洁风险,重点业务领域问题多发。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