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week视点】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2019-07-04 10:31

  过去,媒体们习惯于描写富士康的工人,从劳工权利和个人自由的角度去抨击富士康。现在,这个被认为是现世最大的泰勒主义企业,这个把工人生产动作拆解、研究到尽头的代工帝国,这个盘根于制造业最繁盛土地的制造业巨无霸,真的要推进这场以机器代替人的巨大变革吗?

  百万机器人的前传

  在很多人看来,富士康一直是以人海战术来制造3C产品的。然而,这个拥有上百万工人的制造企业,就完全没有使用工业机器人的历史吗?

  工业机器人在富士康的存在,最早可以追溯到21世纪初。从2000年开始,来自ABB,瑞典自动化品牌的机器人,就已经为富士康做工件打磨的工作。

  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工业机械手把笔记本电脑的机壳拿在空中,连续围绕着磨具旋转,而且不惧四下飞溅的粉尘。

  ABB机器人还在富士康工厂里从事喷涂的工作,这又是一道打磨产品华丽外表的工序。不过,按照一些媒体的报道,在太原等地的富士康工厂,这些让人脏兮兮的工作至今还在依靠人力进行。

  近几年,一些看上去更小巧的水平多关节型四轴机器人,也开始活跃在富士康的车间。这些主要由日本制造,洁白、轻盈的家伙,尤其擅长在印刷电路板(PCB板),或者手机外壳上迅速移动、逐点作业。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与人类相比,出现在一线生产岗位的机器人有更高的承受力,在生产效率方面也具备优势。

  此外,机器人的投入使用,可有效降低劳动力成本。一些高危环境也需要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操作。

  在生产线上,工人相比机器人操作较为不准确,产品通过机器人抛光,成品率可从87%提高到93%,因此无论机器手臂还是更高端的机器人,投入使用后都会使生产效率大幅提高。

  向外采购也许是富士康在短期内实现百万机器人计划的最佳捷径。而实际上,富士康早已被列入ABB等众多工业机器人生产厂商的大客户列表中,当时的ABB认为富士康至少可以在一年内购买几百台工业机器人。

  不过随后富士康公布的机器人计划也许会让ABB有些失望和震惊,一方面富士康似乎更倾向于自己采购和制造机器人,另一方面,从几百台到百万台的订单量,ABB或许要重新定义大客户的胃口。

  但实际上,富士康之所以要自己研发机器人是基于很多方面的考虑的

  如果代工厂不能自己设计出一套设备,去实现苹果等客户的要求,苹果就会指定它认可的、匹配的品牌机器人,甚至整个生产系统进入富士康的车间。从一定程度上讲,苹果公司在影响,甚至左右着富士康在工业机器人上的投入。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这也是富士康牌机器人能否真正统治3C产品生产线的关键。对富士康利好的是,在中国,也唯有富士康那么大的试验场,能提供那么多的工序、流水线和车间,在生产中开发机器人了。

  看起来,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富士康必须自行研发机器人的理由:为了满足苹果等代工客户的需要,富士康需要引入工业机器人,投资成本每年将以千万元起计。

  富士康对工人的培训,被广泛形容为一种使工人的全部身心被迫以生产为中心运转的过程。社会媒体已经发掘了大量例子,譬如,要求面试者张开五指接受检查,或者通过体罚来训练工人在电路板上迅速而准确地插嵌零件。

  类似每天准确重复一个动作数千次的工作要求,被认为是富士康极致利用密集劳动力的证据。但是,近年招工难,以及新一代工人自我意识的提升,让工业机器人在富士康的流水线上得到了机会。

  富士康踏上百万机器人之路

  在经历了数连跳之后,富士康也加入了工业机器人的研发制造队伍,号称2016年要在山西晋城建成世界最大智能化机器人生产基地。

  事实上,机器人项目对富士康的意义更加值得推敲。一方面是人工成本大幅上升,另一方面,随着新生代打工者维权意识增强,管理中矛盾也逐渐突出,工人也变得不像过去那样听话。看起来富士康的百万机器人计划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

  富士康在中国大陆雇用120万名工人,雇用童工、员工坠楼以及群体性斗殴事件消息从2010年开始频频传出,令公司备受困扰。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彼时的郭台铭更需要一个理由来稳定投资者,显然,百万机器人的计划听起来不错。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一方面,使用机器人工作可以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自主完成规定动作或操作,从而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以提高利润。另一方面,机器人没有情绪没有喜怒哀乐,它需要的只是电或者是汽油,如此正好解决了此前频发的员工事件的根源问题。更重要的是,投资者需要一个理由相信,富士康作为全世界最完美的代工厂,它能够解决所谓的劳工问题。

  富士康为自动化备战多年。2006年前后,郭台铭办公室就聘请了一批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实验室的自动化技术专家专职富士康机器人研发,于2007年1月15日专门成立自动化机器人事业处。

  富士康自行研发、生产的工业机器人,跟那些国外品牌机器人一样,也有一个清脆的名号--FOXBOT。这个单词的意味再清晰不过了。它是Fox和Robot的合体。

  在技术上,富士康从不公开示弱。郭台铭罕有地描述富士康工业机器人研发状态的言辞之一,就是向媒体表示,机器人制造基础在于硬件、关键零组件、软件、系统集成以及远端遥控,而这五项技术现在富士康都有。

  在运作的第一年,这个隶属于鸿超准事业群的单位就制造出A-05、A-16和S-05三种机器人系列的雏形。到2009年,三个系列的FOXBOT已经迅速发展出A、B、C、P、S、F等6个系列,接近15种具体的工业机器人。它们被重点应用于堆栈、上下料取放、喷涂、输送、装配、搬运、小负载搬运、打磨、贴膜、抛光、油压等工序。2010年该系列工业机器人于山西晋城富士康工业园批量生产,这直接促成了富士康百万机器人计划的成型。

  按这项计划,2012年富士康将以日产千台Foxbot的速度制造30万台机器人,用于单调、危险性强的工作。2012年初,郭台铭在考察富士康晋城科技工业园区证实,富士康已经启动三年内造百万台机器人计划。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从2010年开始,来自全国各地富士康的技术干部,还会分批到访深圳,接受以富士康副总经理、AR机器人项目负责人、麻省理工博士戴家鹏主持的机器人技术训导。也是在2010年,绿色的FOXBOT开始在山西晋城批量制造,正式成为富士康的一员。

  富士康先后于深圳总部、华北区、华东区密集举办三届自动化展,遍邀全球著名自动化制造商到场。自动化展会上,富士康首次对外提出四化:效率化、自动化、合理化、无人化。很快郭台铭向外界公布了富士康三年内打造百万机器人计划,并提出省人化新思路。

  在深圳观澜的富士康iPhone5生产线上,FOXBOT运作在成行结队的数控机床之间。

  在昆山的富士康工厂,FOXBOT对iPad后盖做打磨的工作,但喷漆和点胶等工位,仍需其它品牌工业机器人的帮助。

  在郑州,曾经被质疑工作环境恶劣的富士康金属加工厂,经历工人骚动等事件以后,FOXBOT正被加紧推进到生产线上。

  在越南北江,富士康工厂也在内部宣布,即将引入FOXBOT。

  

  生产经理们对我说,工业机器人向生产线的推进,更容易发生在新型号的iPhone、iPad推向市场之前。因为,生产新产品需要组织一条新生产线,这能给FOXBOT带来更多的参加生产的机会。

  百万机器人计划成型 富士康叫停招聘

  富士康之所以有底气全面叫停招聘工作,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其人工与自动化生产线分工上的调整。自从郭台铭宣布百万机器人计划后,一些引进了自动化生产线以及机器人的富士康工厂已经显现出了效果。原先需要二三十人的组装线,如今可缩减到5人,所做的工作也仅是操控机器人,大大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而且机器人可持续工作,便于管理,有效地提升了生产效率和产能。面对诸多利好,富士康也正积极地实施从手工时代迈向机器人时代的发展战略。

  即使是最普通的搬运工位,只要成本能划得来,立刻可以换成机器人。大规模转换的例子已经出现。2010年,在昆山富士康的一个成型车间,搬运、剪料、钻铣、雕刻等工序全部被绿色的FOXBOT替代了,这个温度高达38摄氏度的车间还能在黑暗中运作,因为,机器人不需要光线。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无论是富士康的内部人士,还是其它工厂里致力于自动化的生产经理,都向我预言了今后工厂内工人生态的走向:操作工减少,技术工增多,整体结构(工程师-技工-普工)从金字塔形向梯形转变。

  机器人真的能取代人工吗?

  虽然郭台铭对百万机器人计划抱有很大的希望,也很有信心,但很多高管还是对大规模上马机器人持反对意见。因为自动化的最大难点之一是生产线要重新设计。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院长徐方即指出:从手工到自动化,在生产模式上会有改变,这种改变很复杂,不能完全复制人的模式。

  在富士康,有些工位看似简单,但无法自动化。尤其是需要弹性和即时判断的工位,目前机器人还做不到。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富士康事业部对上马机器人持反对态度,他们认为大部分现有工序还不适合用机器人。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就拿制造iPad的流水线来说,目前富士康的生产线是全手工的:工人们反复从流水带上取下iPhone5的后机壳,迅速贴上胶纸,然后放回流水线上;负责往机壳上按USB胶塞的也是一个又一个工人,这是因为在生产的过程中,工人们依靠的不单单是手和眼,还有手指的触觉。触觉能准确地判断胶纸是否贴牢,或者帮助工人们做出轻捏USB胶塞,然后按到机壳上的动作。这一类工作,如果用机械手那种固定强硬的力度来做,会造成大量工件的损伤。

  机器人在一些基本任务上表现得十分出色,但是在更加精细的配装工作方面,我们人类则更具优势。

  这个解释也解答了一类问题:为什么电子制造业到目前仍然在依赖中国工人。或者说,为什么富士康至今仍要在各地全力招工,以应付iPadmini,以及iPhone5爆发性的生产需求。

  目前富士康研发的机器人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机器人的不稳定、精确度乏善可陈,很多复杂的工序,如擦亮iPhone的金属外壳,仍需要人工操作。

  机器换人之后问题重重

  按照规划,2016年,富士康科技集团将在山西晋城建成世界最大智能化机器人生产基地。

  设想机器人战略若能如期完成,三年后,富士康机器人规模与当下富士康员工的数量几乎相当。业内专家预言,大批机器人上岗后,短期内将挤占人类岗位的现象不可避免。

  假如说,一条装配线上原来需要10位工人,换成使用机器人后,就意味着这10位工人将失去工作。太原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谢刚说,短期来看,机器人战略势必伴生着一批生产工人的下岗。

  但同时,大规模机器人的出现也会催生更多新的人力需求岗位,包括机器人的研发、操控和维修等,都需要更多企业人员来从事。长远来看,反而利于一线生产工人提升工作档次,告别枯燥、技术含量低的生产劳动。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一旦机器人大规模投入生产线,富士康则要想办法对被替换下来的员工进行再培训,这将成为富士康面临的又一场考验。按照富士康的设想,随着机器人的投产使用,人力将被转移到更高的附加值上。

  富士康的年轻人将重新学习操控机器人软件、应用和维修,变为机器人的应用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通过操作机器人的手和关节来完成生产。郭台铭说,把单调重复的工作交给机器人,这是中国制造业向世界发出的一个信号。

  在富士康的工人队伍中,多是出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年轻人。要给员工更高的工资。他们的力量不在于制造,而在于创新。这符合人性化管理的趋势,符合中国80后、90后一代的心理特征。郭台铭说。

  富士康未来的路还很长

  富士康的百万机器人计划,并不为业内人士所看好,有专业人士认为,富士康提倡的概念,是能想到就要去实现,敢想敢做。但它对机器人这个行业和特点,可能没有太多的了解。劳动密集型加工企业的性质不适合在机器人行业太多发展。

  富士康是靠降低生产成本在众多组装企业中胜出,但机器人显然不适合这个理论。如果一味的降低成本,做出来的东西精度、负载、效率等都达不到,做出来只是一个概念,不会实际应用。

  以机器人行业四大家族瑞士ABB、德国KUKA以及日本的发那科和安川电机为例,他们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在行业发展几十年,一直有自己的定位,有核心竞争力、核心技术,并且在这个行业有相当的经验积累,才到今天。

富士康百万机器人之路 几多欢乐几多愁

  同时,富士康还必须面对百万机器人改造的庞大成本,如果完全实现百万机器人计划,这意味着富士康要投资数百亿,富士康要多长时间可以收回成本,这个问题值得考虑。

  但在笔者看来,在富士康决定启动百万机器人计划的时候,这一笔账 郭台铭已经盘算好久了。

  也有人完全不同意机器人可以在电子制造业大展拳脚的说法。台湾研华股份董事长刘克振向我的同事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富士康在工业世界里是一个特例。唯有它超规模的产能,才能容纳研发和使用大批机器人的空间。对于订单小、变化多的制造企业来说,机器人没有意义。

  事实上,富士康推进机器人的进展并不像之前郭台铭预计的那样顺利,截至目前,富士康还没有自主研发智能机器人,而智能机器人在富士康生产线上应用也不多。现在富士康转变策略,加大了自动化产品外购的比重:即低成本机器人更多购置市场上的半成品,对其进行二次加工;而智能化机器人则全依赖外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