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军:正确认识和扶持3D打印技术产业发展_0

2019-06-10 11:29

  2012年,是世界3D历史上值得记忆的一年。首先要感谢美国总统奥巴马,感谢英国经济学人杂志。3D打印一下子突然间有这么热,他们是幕后重要的推手。

  2012年,处于全球经济衰退阴影中的人们普遍处于忧郁、失落与彷徨之间,特别是欧美发达经济体,一直没有搞明白,这世界怎么就变天了,就不再属于我们的了?全球经济何时复苏?失业人口何时能够获得新的就业机会

  在经济持续低迷的时刻,3D打印横空出世,尤如一剂强心针,让大家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2012年3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宣布创立美国制造创新国家网络计划。这项由美国联邦政府和工业部门共同斥资10亿美元,遴选出制造领域15项前沿性、前瞻性的制造技术,建立15个制造业创新中心,以全面提升美国制造业竞争力。4月17日,增材制造技术被确定为首个制造业创新中心,8月16日,国家增材制造创新中心作为其首个样板示范创新中心剪彩成立。作为新技术研究、开发、示范、转移和推广的基础平台,号称要成为增材制造技术全球卓越中心并提升美国制造全球竞争力,并鼓励在美国进行投资。奥巴马总统亲自出席剪彩仪式。

  作为美国政府我们不能再等了倡议的一部分,奥巴马总统还宣布立即启动试点工作。国防部、能源部、商务部、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国防航空航天局(NASA)等共同向增材制造试点联盟投资4500万美元。目前的资金包括5个联邦机构已有的3000万美元初始授权,和联盟内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洲-西弗吉尼亚洲技术带各成员配套的4000万美元。

  美国国家增材制造创新联盟由NCDMM领导,包括波音、洛马、诺格、GE、IBM、西屋核电等85家知名企业、10个研究型大学、6个社区学院以及11个非营利机构。代表高性能难加工大型复杂整体构件先进制造技术的发展方向,成为增材制造新技术研究、开发、示范、转移和推广的基础平台;成为增材制造技术全球卓越中心并提升美国制造全球竞争力。

  2012年4月21日,《经济学人》推出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封面文章:尽管仍有待完善,但3D打印技术市场潜力巨大,势必成为引领未来制造业趋势的众多突破之一。这些突破将使工厂彻底告别车床、钻头、冲压机、制模机等传统工具,而转变为一种以3D打印机为基础的,更加灵活、所需要投入更少的生产方式,这便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的标志。在这种势头下,传统的制造业将逐渐失去竞争力。以3D打印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数字化、人工智能化制造与新型材料的应用为标志。它的直接表现,是工控计算机、工业机器人技术已进入成熟阶段,即成本明显下降,性能明显提高,工业机器人足以在很多方面替代了流水线上的工人。

  从3月9日奥巴马总统将增材制造技术列为国家15个制造中心,到4月21日英国《经济学人》的封面文章推出3D打印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使3D打印这项技术迅速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

  认识3D打印技术

  3D打印技术又称三维打印技术或增材制造技术,也有学者认为是快速制造技术。3D打印是将设计好的物体转化为三维设计图,采用分层加工、迭加成形的方式逐层增加材料来打印真实物体。之所以使用打印一词,其原理与传统打印机是相似的,都是通过电脑操作来完成。

  3D打印机就是可以打印出真物体的一种装备,功能上与激光成形技术一样,与传统的去除材料加工技术完全不同。

  增材制造技术、快速制造技术的提法主要用在学术领域,外界普遍认可3D打印,这样比较浅显易懂。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的专家最早涉足3D打印技术研究,两三年后,清华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也开始了这项研究工作。材料不断取得突破,一开始采用纸板作为材料打印物体,逐步发展到粉末、陶瓷、尼龙、石蜡、沙、金属材料等。技术也不断成熟,一开始打印玩具、模具、模型,发展到打印金属零部件、复杂的大型高难度金属结构件。

  有人认为,3D打印技术是最近20年来世界制造技术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是机械工程(精密制造)、计算机技术(软件开发)、数控技术、材料科学等多学科技术的集成,它能将已具数学几何模型的设计迅速、自动地打印出具有一定结构和功能的原型或零件。

  3D打印技术最突出的优点是无需模具就能够成型,也不需要机械加工,就能直接从设计好的三维图形数据中打印出任何形状的物体。而传统的制造工艺最核心的一个环节就是要建模,很多高端产品能够设计出来,最大的困难是生产不出来,原因就出在建模环节。

  总体看来,3D打印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大众消费级,多用于工业设计、工艺设计、珠宝、玩具、文化创意等领域;二是工业级,一个方面是原型制造,主要用于模具、模型等行业;另外则是产品制造,包括大型金属结构件的直接制造和金属零部件的直接制造;三是生物工程级,如打印牙齿、骨骼、细胞、器官、软组织等。

  目前,3D打印技术在大众消费、工业和生物工程等领域的运用已经开始,并有了不同程度的产业化。在欧洲和美国,3D打印的普及程度要比国内高,2012年,世界3D打印行业的产值大概是100-110亿人民币,而国内大概在3亿人民币左右。美国和德国3D打印实现的产值,大概占行业总收入的80%。

  据《沃勒斯报告2012》显示,截至2011年,全球累计销售4.9万台工业级3D打印机,其中近四分之三由美国制造,以色列和欧洲各国的份额分别为9.3%和10.2%,中国生产的设备仅占3.6%,与日本相当。

  在大众消费级领域,3D照相馆、3D创客,正在国内推开,西安、北京、上海等城市都有3D照相馆陆续开张。对于如何将3D打印技术运用到大众消费领域,目前还缺乏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不仅在大众消费级、在工业级、在生物工程级,都同样存在这个问题。传统工业企业的商业模式是生产设备卖设备,不管市场用户的需求,先把设备生产出来再去推销。3D打印这个行业还是沿袭了传统工业的老路。看来这条路子肯定是走不通的。要不然,30年了,3D打印技术的产值怎么才区区3个亿呢(国内),全球也才100亿人民币,说明这个行业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引领。

  3D打印技术在工业领域的运用要好于预期,在生物工程领域的运用起步也比较早,如我们打印牙齿、骨骼、生物细胞等,只是过去没有使用3D打印这个名词。在文化创意领域的运用,一直被我们忽视。一位上海的联盟成员给我说,希望我们联盟在上海建立基地,把创意产业做起来。开始,我们的确还没有这个概念,并不清楚文化创意领域有多大的市场空间。

  在调研中,我们了解到,2011年上海世博会期间,组织了100个人的团队,利用90天时间开发海宝纪念品,由于当初他们没有掌握到3D打印技术,通过传统的方式开发,尽管他们一再觉得效果不佳,但是还是实现了240多亿的产值。他们再三强调,如果早前运用3D打印技术开发纪念品和工艺品的话,他们可望实现1000亿的产值。这让我眼睛为之一亮,我知道了3D打印技术在文化创意产业可以开发个性化的工艺品、纪念品,以及拍摄电视电视用的个性化道具,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沙盘和房屋模型等。

  为此,我们着手开展三项工作:一是搭建3D在线商务平台,利用云端服务理念,整合联盟成员资源,把会员企业公司网站各自分散的电子商务功能集中整合到3D在线,形成合力,营销推广;二是组建3D打印技术产业基金,扶持一批有技术、有市场的企业做大做强;三是组建3D打印产业总部基地,集中建设3D打印技术产业研究院、3D打印技术总部基地、3D打印技术产业园,搭建3D打印技术的公共研发服务平台。

  要说3D打印技术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建模、造模,也就是在原型制造方面、大众消费领域、生物医学领域,基本上都能够做到得心应手。而最难的,也是业内认为最核心的技术是在复杂的大型金属结构件的直接制造方面。这块,过去美国有家公司一致在做,没有取得重大技术突破,公司破产倒闭了。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理事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王华明教授在这方面历经多次失败之后,最终取得重大突破,并依靠此技术荣获2012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高性能金属零件激光直接制造技术被业内认为是3D打印技术里面难度最高的一项技术。以金属粉末为原料,通过激光逐层熔化沉积生长,直接从CAD模型一步完成高性能构件的近终成形,彻底改变了高性能难加工大型金属构件的传统制造模式,具有无需重型锻造工业装备及大型锻造模具制造、材料制备与零件近终成形一体化、材料利用率高、机械加工量小、数控加工时间短、生产成本低、制造周期短、柔性高效等独特优点,被誉为是一种革命性的短周期、低成本、近终形、数字化的先进制造技术,为钛合金等高性能难加工大型整体金属关键结构件的制造提供了一条新途径,在航空、航天、核电等重大装备研制与生产中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成为过去20多年来材料制备科学和先进制造技术学科领域国际前沿研究和竞争热点之一。

  3D打印能否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

  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提法,其实讨论很久,分歧很大。有学者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其实早就开始了。

  而我一直认同互联网推动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观点。

  如今,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化带给我们的变化随处可见。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使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变得更为方便、直接,也使我们的社会化大生产变得更为智能化。但是,互联网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什么一直不能得到大家的公认呢?我想,可能我们目前对互联网的认识、开发和运用,还处于一个相对低水平的阶段,或许再过10年、20年,我们许多人将会改变他们的固执,提升他们对互联网的认识。

  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新产业革命的一些特征的确在开始显现。首先是全球经济的大萧条,其次是传统产业对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几乎到了临界点,第三则是人们的信心几乎跌至谷底,对未来经济复苏极度渴望。而当下,似乎我们正面对这样的局面。

  历史经验反复证明,在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之时,正是新经济萌芽和新技术诞生之时。之所以全球经济萎靡不振,表明传统的生产关系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变革将成为生产关系新的动力。

  2012年,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在他的新书中称,互联网与新能源的结合,将会产生新一轮工业革命。他认为这将是人类继19世纪的蒸汽机和20世纪的电气化之后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而英国经济学人指出:3D打印技术市场潜力巨大,势必成为引领未来制造业趋势的众多突破之一。这些突破将使工厂彻底告别车床、钻头、冲压机、制模机等传统工具,改由更加灵巧的电脑软件主宰,这便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标志。

  究竟哪种观点更为接近现实,我们还无法定论,感觉都有道理。但是,无论是里夫金主张的新能源与互联网结合,还是经济学人主张的3D打印技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具有可持续的特点,都摆脱了对传统资源和环境的过度依赖;都是新兴产业,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巨大。无疑,互联网与新能源、3D打印等新兴技术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和提升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

  究竟谁能够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目前我们要下这个结论,显得时机过早。首

  先,我们无法预知未来,我们能够做的只是通过各种科技创新手段着力改变我们的现状,共同创造美好未来。今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和对未来的把握都还处于一个相对模糊的状态。但是通过实践,我们可以逐步发现他们的价值。就如前两次工业革命,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开始。我们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判断不能做到事前知晓,而应该是事后总结和发现。

  不少新技术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但是它仅仅是一场深刻的技术革命,未必能够带来工业革命那么强大的磁场效应。应该说互联网产业,是现代科技中效果最为明显的一场革命,对我们传统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尽管我们一直主张第三次革命已经从互联网革命开始了,但是并未完全形成共识。反对者认为互联网只是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一种工具而已。他们认为,前几年的互联网泡沫说明这个产业的生命力是有限的。

  互联网是否带动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还需要继续观察。互联网对人类的贡献才刚刚开始,人类对互联网(广义来讲,应该是信息技术)的认知和使用还停留在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我们对互联网的深度应用,以及与传统产业的结合才刚刚开始。

  有专家认为,未来我们的模具制造行业、机床行业、玩具行业、轻工产品行业或许都可能被淘汰出局,而取代他们的就是3D打印机。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主要是人们适应和接受新事物的过程,也有产业自身完善成长的过程。不过10年,20年是一个分水岭。一般新技术就会变得非常成熟起来,并被广泛应用。

  由于我国没有完成工业化,传统的粗放式的工业发展模式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发展,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成为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而3D打印技术的产业化无疑为我国新型工业化建设和促进传统产业的升级将发挥十分重要的引领作用。

  至于3D打印技术是否能够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认为并不重要。3D打印技术作为一次重大的技术革命,已经成为共识。

  3D打印能否替代传统制造业

  3D打印要全面替代传统制造业,以后就不用工厂、不用车间、不用工人,不用出门,自己就能够在家打印想要的任何东西、通过3D打印机可以打印自行车、飞机,3D打印将使工厂彻底告别车床、钻头、冲压机、制模机等传统工具,改由更加灵巧的电脑软件主宰,,这是不少人的观点,也经常被一些媒体报道。

  按照3D打印技术的原理,我们不可否认,3D打印真有那么神,的确可以打印出你设计出来的任何东西。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打印出来的东西不一定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打印的杯子可以喝水吗?打印的飞机能够飞吗?打印的手枪能够用吗

  打印出来的杯子一定是杯子,不会是其他的东西。打印的飞机一定是电脑上设计好的飞机,按照你的影像打印出来的人像一定是你,不是别人,一丝头发细的皱纹都能够打印出来,而且颜色也能够做到与实物一样。可是,我们打印出来的杯子能否喝水吗?飞机能够飞起来吗?自行车能够骑行吗?我们真的就可以使工厂彻底告别车床、钻头、冲压机、制模机等传统工具吗?

  我们在高兴之余,突然发现,原来打印出来的只是模型,大多数并不是真正的产品。即使是真实的杯子等物体,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用来喝水。我们传统方式生产的杯子,首先要考虑材料是否环保,是否对人的身体有副作用。但是,3D打印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一是材料还做不到,还没有办法为我们提供数目众多的,能够满足各种功能需求的材料,二是缺乏用于家庭的质量检测手段。而打印的飞机、自行车也仅仅只是一个模型,电子元器件和成千上万个零部件是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打印出来的。无论打印的飞机、自行车,不可能直接就可以使用,还需要增添无数的零部件和功能件。

  通过3D打印技术打印出真实的物体,这的确不是什么难题,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打印出来的东西是否能够使用,能够替代传统方式生产的东西,这就不一定了。

  即使我们打印的东西满足了环保要求,也不可能做到需要什么东西都靠自己打印。不同的东西需要不同的材料,我们每个家庭为此就成为了一家工厂,要准备几成百上千种材料,还要几乎占用生活中全部的时间,忙于设计、忙于打印自己的用品。这样的成本算下来将远远高于传统生产方式制造的产品,也并不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乐趣。

  3D打印技术作为一项前沿性、先导性很强的技术,主要是满足个性化、定制化、复杂高难度产品的需求,并不具有批量化、规模化的优势。

  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开模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耗时长,难度大,成本高。3D打印技术首先在产品设计(模型设计)方面应用广泛,凡是能够设计出来的任何复杂的个性化产品,都能够通过3D打印技术把模型打印出来,甚至直接生产制造出产品。

  3D打印技术虽然能够打印出我们所需要的多种产品,但是从成本核算、材料约束、工艺水平等多方面因素综合比较来看,3D打印并不能够替代传统的生产方式。

  3D打印的意义,核心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传统生产方式不能生产制造的个性化、复杂高难度产品,通过3D打印技术都能够直接制造;二是虽然传统方式能够生产制造,但是投入成本太大,周期太长,通过3D打印技术可以实现快捷、方便、缩短周期、降低成本的目的。

  因此,3D打印技术全面替代传统制造业,并不现实,成本并不划算,达不到规模化的要求;3D打印也不可能使工厂彻底告别车床、钻头、冲压机、制模机等传统工具。

  我们认为,3D打印技术作为传统生产方式的一次重大变革,是传统生产方式有益的补充。

  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的产生

  几乎整个2012年,全世界的媒体都参与到3D打印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大辩论之中,各级政府部门和企业也对3D打印充满无限期待。而我本人作为亚洲制造业协会的首席执行官,致力于推动中国制造业与世界先进制造业对话,如何利用3D打印技术实现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是我需要思考的话题。

  2012年5月开始,我潜心研究3D打印技术究竟是一项什么样的技术?3D打印技术能否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3D打印技术的现状是什么?为什么3D打印技术诞生30年来没有发展起来?我国3D打印技术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比较,差距在哪里?3D打印技术应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产业化路径?3D打印技术除了在工业领域的运用,还在哪些领域能够分享这项先进技术给人类带来的快乐和方便

  在调研工作中,我突然发现3D打印这个市场虽然看起来非常大,但是这个圈子却非常小,3D打印的科研单位和从事3D打印的公司总共加起来也才10来家,真是屈指可数!不仅国内如此,国际上做3D打印的科研和企业加起来也不到100家。

  那么,这个行业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呢?如何才能解开这个死结?这个行业还有发展的希望吗,我带着这些问题,反复思考、论证、座谈。我发现,3D打印这个圈子不仅小,而且还力量分散,基本上沿袭了我国科研单位传统的陋习:不交流、不沟通、不合作,互相排斥,总觉得自己的技术就是最好的,瞧不起别人的技术,而且相互之间无形之中都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隔离墙。

  既然圈子小,还四分五裂,这个行业怎么可能发展呢?首先是外界不能完整地了解3D打印这个行业的现状,无法得知这个行业的准确信息,缺乏认知和互信是关键原因。

  如果一项好的技术长期雪藏在一个小圈子里,外界获得的信息既单薄,又不全面。造成圈子内的信息传达不出去,圈子外的需求了解不到,技术与市场形成两张皮。

  当然,国内3D打印行业存在的这些问题,在国际上也同样存在。要不然,2012年全球3D打印行业的产值怎么可能才15-17亿美金呢?

  从2012年9月开始,我觉得需要尽快行动起来,组建一个3D打印技术的行业组织,先将这个圈子统筹起来,把这些分散的资源整合起来这就是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产生的背景。

  没有想到当我把这个想法与业内几家科研单位和企业沟通的时候,他们仿佛已经从我的思路中看到了行业发展的希望,都全力支持、积极响应。

  至于使用一个什么样的名称最好呢?3D打印这个说法,开始并不被业内看好,特别是科研单位并没有完全认可,他们觉得3D打印是代表小儿科技术的缩影,降低了他们的技术含金量。他们反复强调增材制造代表了传统制造方式革命性的特征。当然,过去30年来,这个行业的称谓有很多,外界云里雾里,不知道相互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总体来说,增材制造、快速制造的说法占据业内主流,还有堆积制造、叠加制造的称谓。

  3D打印在2012年这样火爆,全世界人民基本上都知道了,这是多好的广告宣传!我们要善于借力打力,一定要把3D打印技术完整地推广出来。增材制造显得太理论、太生硬、太书本化了,不利于我们在社会上推广。名称一定要简明易懂,容易接受,我们不能始终把自己划定在一个小圈子,自命清高。我一再提醒大家,要是我们错过了这次机会,今后可能这个产业要再发展就非常困难了。最终,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的名称得到所有发起人的认可。

  2012年10月15日下午,在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装备工业司、政策法规司领导参加和见证下,我们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了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成立仪式和3D打印技术产业发展的研讨会。与会大家一致认为,我们今天成立的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向产业化过程中迈出的一小步,可能是未来3D打印史上的一大步。

  我在会议的工作报告对联盟近期发展提出了三点:第一、搭建对话平台,促进3D打印技术国际间交流。我们发起成立了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有了行业组织,便于我们有统一的声音向与政府主管部门传达我们的诉求,便于向外界准确传递我们的声音,也便于深化国际间的对话合作;我们一方面每月要出版一期业内最新咨询信息,及时提供给联盟成员和政府部门,以及一些用户企业。我们要开办中国3D打印技术联盟官方网站,要给每位成员的企业做广告宣传推广,要让社会各界能够更清晰地认识和了解我国3D打印技术。我们在2013年召开一次国际性的3D打印技术展览与交流大会。年内,要组织联盟成员与媒体的见面会。第二、要制定行业标准,引导3D打印技术产业健康有序发展。任何一项新技术的产业化、规模化发展,都需要一个行业标准,因此,我们将尽快会商工信部相关司局,征求他们的意见,尽快组织相关科研机构和联盟成员起草行业标准。第三、引进风险基金、产业基金,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目前,新兴产业在很多方面还并不完全成熟,但是,新兴产业毕竟代表了未来发展的方向,而3D打印技术对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因此,我们一定要在起步阶段就给予大力扶持,特别是资金支持,营造良好的投资融资环境。我们将引进专业的产业基金、风险基金配套,并寻求主要金融机构合作。

  我的想法获得了联盟理事会成员的积极支持配合,是增强我信心的基础,也使我再次看到3D打印产业发展的希望。会议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王华明教授(2012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获得者、大型金属结构件直接制造的发明人)被推举为首任理事长,华中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史玉升教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国内最早从事3D打印技术研究的专家之一)被推举为第一副理事长,湖南华曙高科有限公司总裁许小曙(美籍华人、尼龙烧结技术的领军人物)、南京紫金立德电子有限公司(国内最早从事桌面级3D打印技术的企业)总经理连宁和我被推举为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机械学院教授颜永年(国内最早从事3D打印技术研究的专家之一、昆山永年先进制造技术公司董事长)被推举为首席顾问。

 会议后的当天晚上,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成立的消息便占据了国内外许多媒体的重要版面,世界首家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的诞生预示着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发展将步入黄金期的报道吸引了各界的眼球,也为联盟工作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接下来的2个月时间里,我们对联盟机构进一步完善。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材料领域著名专家、国家发明技术一等奖获得者黄伯云教授被推举为联盟荣誉理事长,美国drexel大学周功耀教授、英国增材制造联盟主席格瑞汉姆-卓曼被增补为副理事长,华南理工大学杨永强教授、清华大学张人佶教授、上海大学胡庆夕教授、中北大学白培康教授、四川大学殷国富教授等专家被增补为顾问,武汉滨湖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隆源自动成型系统有限公司、无锡飞而康快速制造公司、鞍山煜宸科技有限公司、南充元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波鸿集团、上海彩石激光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峰华卓立制造技术有限公司、成都5719工厂、杭州先临三维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所等业内企业和用户企业为理事单位。

  经过2012年的普及,2013年是3D打印行业的发展元年。

  2013年1月16日,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理事会议上,我提出要在3年时间里引领我国3D打印行业实现100亿的产值,力争突破200亿。看起来这200亿比较小,还不如一家中型企业一年的产值,但是这个数字却相当于2012年全球3D打印的规模。

  为此,我们提出要在2013年推动四项重大工程:一是发起组建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举办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大会,搭建中国3D打印技术与世界同行间的对话合作平台,整合全球3D打印技术的资源,共同推进3D打印技术产业的发展;二是集中国内3D打印技术的优势资源,组建国家级3D打印技术研究院和产业园,在国内主要工业城市推进3D打印技术创新中心工程;三是吸纳100家传统制造业企业、职业技术学院、产业园区进入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率先分享3D打印技术,促进3D打印技术与传统产业紧密结合;四是选择在10个工业城市集中建设区域性3D打印创新中心,开展3D打印进城市、进企业、进社区行动计划。

  2013年3月23-24日,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第四次理事会议在南京举行。期间,亚洲制造业协会、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与南京栖霞区政府、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别签订中国3D打印技术创新中心、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总部基地合作协议,标志着中国3D打印技术携手合作、抱团发展,向产业化、规模化方向迈出实质步伐。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