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转型之伤:机器人难产 跨界遇挫折

2019-05-23 11:49

  回望过去,从借力到自立,从做代工到树品牌,从立足国内到走向世界,中国企业有得也有失;展望未来,中国企业不仅意在长远,也显然具备在世界经济版图上谋篇布局所需要的智慧和能力。

  转型遇挫,依赖代工,富士康的自主品牌之路并不平坦。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未来20年,将是中国品牌的高速成长期,富士康能否抓住机遇,成为未来中国品牌制造的新生力军,还需拭目以待。

  作为苹果公司在华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近年来频频采取行动,进行产业升级。

  最近富士康的机器人计划引发了广泛关注。3年增加100万台机器人,台湾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表示,希望到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要在5到10年内看到首批完全自动化的工厂,并在数年内通过自动化消除简单重复性的工序。

富士康工厂自动化

  事实上,富士康曾多次遭到环保组织、劳工组织调查,称其污染环境,甚至导致劳工过劳死;而富士康多地工厂发生过的员工跳楼、厂房爆炸等事件,更是让其背负了血汗工厂的名号。为此,自2011年开始,郭台铭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将用机器人代替部分工人从事单调重复的工作。

  在富士康劳工的惨案背后,其发展经营模式或是罪魁祸首。富士康虽名为世界一流代工厂,名号上风光无限,然而实际上,富士康的产业发展却处在生产链的最底端,工人很少参与上游的研发。作为代工企业,富士康可以专注于订单下的生产,却不能分享品牌的价值,利润率极低。

  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以及多项生产成本的提升,郭台铭意识到代工并非一门长久生意。除了推出机器人应用以实现工厂自动化,郭台铭还积极涉足零售渠道、电子商务、自主品牌等领域,以求转型。  

  能否摆脱苹果多年来的影响,顺利跨越代工这一阶段?一个多年专注于代工的企业,能否在其并不熟悉的领域,如电子商务方面取得成功?是时候对富士康的转型之路进行思考了。

  百万机器人计划是个挑战

  近两年,在不同的场合,郭台铭都在强调自动化的重要性,用他的话来说,把单调重复的工作交给机器人,这是中国制造业向世界发出的一个信号,中国要成为制造业王国,成败之举在于把人口红利变为头脑红利。

  而在实际操作中,富士康也在把口号落地。过去几年,这家全球最大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着力推动机器人向生产线的渗透,并刻意削减人工。财报显示,2008年,富士康国际员工为10.8万人,2009年达到最高峰,为11.8万人。两年后减员幅度逐步加大,2011年减约1.4万人,2012年减约2.89万人,减幅达29.2%。

富士康工厂自动化

  内部人士表示,自动化的推进需要时间,而内地的劳动力在众多选择中仍然是富士康的首选。此前富士康将工厂设到东南亚、巴西等地并不是为了转移生产线,而是应部分的市场需求。富士康相关人士承认,百万台的计划是个挑战。

  目前,富士康生产的机器人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机械手,其智慧仅相当于3至6岁的人类,富士康对此设定了更高的目标将来机器人的智慧将相当于18岁的人类。郭台铭表示,过去我们以机械手、机器人作为辅助,未来的富士康,它们将从配角变为主角,可能出现在抛光、打磨、镭射打标、焊接、喷涂等多个危险、机械工种的作业岗位上。

  一位从富士康离职不到一年的制造主管对记者表示,在富士康主营的手机代工业务,机器人主要应用领域还是在前端的高精度贴片和后端的装配、搬运环节,在绝大部分中间制造环节,还是必须用人工。而从成本方面考虑,根据型号、功能、复杂程度的不同,国产机器人的每台售价高可达六七十万元,低则十几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尽管郭台铭期待未来以自动化应对不断上涨的薪酬标准带来的成本压力和日益激烈的产品竞争,但在短期业绩下滑的年景下,研制和应用机器人的成本约束、工序需求和经营风险,成为三年百万机器人计划的牵绊。

  自动化的设备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富士康应对未来的挑战是一个问题,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百万机器人计划更应该看成是美好的愿望。

  苹果影响深远

  富士康一度是iPad和早期款式iPhone的唯一组装企业,其50%的利润来自于苹果。通过苹果产品的流行与热销,富士康一度成为包揽全球50%电子设备代工的代工巨头。

  在2012年富士康连续发生工厂问题时,苹果的供应链就曾受到很大影响,而当苹果产品的销量出现周期性萎缩时,也对富士康的收入构成直接威胁。2007年至今,凭借苹果的订单,富士康的营收实现了翻倍增长,至今苹果仍然是富士康最大的代工客户,没有之一。

富士康工厂自动化

  苹果产品的增幅对于富士康的影响还是相当大的,苹果公司业务增速下滑,富士康的业绩就会受到明显影响。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据悉,2013年3月,苹果曾退回500万部富士康代工的手机(另有消息称,实际比宣布的更多)。若以报废处理,损失超过250亿。最终虽然没有选择报废,但是由此引发的成本分摊,迫使富士康付出了10亿元左右的额外成本,约占2012年利润的10%。

  今年以来,苹果和富士康的关系表现出了松动迹象。一方面,郭台铭一再否认其收入主要依赖于苹果的订单;另一方面,苹果也将部分富士康订单转移至另一个苹果代工厂和硕手中。

  然而事实上,富士康这一次仍旧拿走了两款iPhone新品的大部分订单。由于订单增加,难度加强,郭台铭多次亲赴工厂一线,实施监督生产。为了赶工发货,富士康在郑州、太原等主力组装厂区还启动了大规模招聘。

  有分析认为,凭借获得更多的iPhone6订单,富士康与苹果的关系更加紧密了。

  跨界遇挫折

  有分析认为,为了解决代工利润不高,以及防止被苹果套牢后的风险转嫁,郭台铭曾多方布局以求转型。

  根据规划,富士康的零售渠道分为五部分:第一是与麦德龙合作,建立万得城,以担当在一线城市与国美、苏宁对抗的重任;二是进驻大型超市的店中店敢创数码;第三是以赛博数码为主体在二三线城市开设的IT卖场;第四是覆盖三线以下城市的万马奔腾商店。

自动化生产

  与此同时,富士康不惜通过投入巨资打通产业链,推出整机品牌睿侠电视和消费电子品牌富可视;通过收购TaTop品至智能手机,切入手机产品;甚至连手机外设设备,富士康也曾做过。

  2013年4月,富士康进军电商领域,郭台铭成立了B2C电商平台富连网,并与阿里巴巴的天猫合作,销售富士康生产的富可视品牌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视、数码配件等产品。

  然而,富士康的转型计划却屡屡受挫。赛博数码广场早已大规模关店,万马奔腾商店也没有真正奔腾起来。截至2011年底,万马奔腾门店在全国最多的时候也仅开出280多家,此前至少20家店面因亏损严重而关闭。有分析称,万马奔腾战略几近失败。

  有分析认为,富士康一直是代工企业,没有销售经验,进入渠道肯定有盲目性。不过,自建渠道是一定要走的步骤。富士康要真正实现可持续转型发展,一定要走自主品牌之路,目前自建渠道的努力亦将最终导致自主品牌的诞生。

  不完全转型

  富士康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朝着同一个目标自主品牌。从自主研发平板电脑,到自主研发手表,再到推出廉价的智能手机,富士康一直努力给世人展示一个自主的形象,然而一直以来,消费者却迟迟不见富士康品牌的踪影。

  有分析认为,富士康在能力、技术上的不足,导致研发出现困难。并且富士康过于依赖合作伙伴,自主并非真正的自主。例如富士康和Mozilla合作推出的平板电脑,原型机由富士康研发,但是操作系统却由火狐提供。

  管理咨询专家刘步尘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采访时表示,富士康现在是两条腿走路,一只粗一只细。粗的是代工,细的是品牌。富士康要想达到一个合理的产业结构模式,就必须让两条腿一样粗。

  梁振鹏认为,富士康在未来的很多年内肯定还会以代工业务为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鸿海集团已经开始进军液晶面板以及上游元器件的生产业务,这些业务不一定需要代工。

  未来如果要增加整个公司的利润,富士康首先要加大上游核心元器件的生产与制造比例。这部分领域的竞争并不那么激烈,而且技术含量与利润往往也会更高一些。除此之外,适当地成立一些自主运营品牌为主的子公司,尝试性地进行一些品类上的自由品牌业务,对于富士康来说,也是未来较好的升级之路。梁振鹏说道。

  据悉,富士康的理想蓝图很宏大,即打通整个产业的上下游,从昔日的代工大王转型,构建一个集电子商务、现代物流及科技服务于一体的新商业帝国。

  相比以往,现在的富士康已不能再被简单地等同于代工、等同于廉价劳动力、等同于流水线。在代工流水线之外,富士康在零售渠道、电子商务、物流等上下游都有所布局与建树。

  转型遇挫,依赖代工,富士康的自主品牌之路并不平坦。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未来20年,将是中国品牌的高速成长期,富士康能否抓住机遇,成为未来中国品牌制造的新生力军,还需拭目以待。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