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换人”之后 谁来操作机器人?

2019-07-09 11:41

  刚入职半年,阿德便发现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公司不断引入智能化生产设备,他身边的同事正从普通的机器操作员,渐渐替换成能对智能装备进行日常维护、组装和绘制设计图的技术人员。为了适应公司的用工新需求,阿德在近期报读了技术人员职业技能培训。

  与阿德一样,正有越来越多的普通工人,在此轮机器换人热潮里朝着高级技工转变。

  今年前三季度,中山工业技改投资大幅增长83.4%。大批企业通过机器换人的方式实现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在生产效益,产品品质上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然而,众多企业在机器换人的同时,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问题:谁来操作这些机器人?

  机器换人换走普通工人

  在一条全自动生产线上,机械手有规律地抓起一块块毛料,不断放到机器中剪切。随后,又有一个机械手将剪切好的毛料拿起,运往下一个节点接受自动电焊机的焊接随着一个个加工工艺在生产线上的自动完成,一个完整的产品在没有人工的参与下就这样出炉了。

  这样一个全自动化生产场景,出现在中山西区的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内。正是得益于生产线上的智能化改造,近几年大洋电机大幅提升了生产效率。产量增加了3倍多,人数却只有原先的60%。如果不是用机器来替换人,按原来的效率来生产同样数量的产品,至少需要3万人以上。谈到机器换人带来的效益提升,大洋电机副总裁晏展华满是兴奋。

  2008年的时候,大洋电机拥有1万人的团队,1年时间却仅能生产1200万台的小型电机。2015年,通过机器换人,大洋电机仅用6000人的团队,把1年小型电机的产能提高到4500万台。与此同时,一条生产线配置的工人,也从2008年的45人,降低到现在的15人,且产量也得到了明显提升。2016年大洋电机还将投资近1亿元进行设备自动化改造,在现有基础上,一线生产人员再减少30%。

  在大洋电机取得这些成绩的背后,是中山当下轰轰烈烈的机器换人热潮。近年来,中山从政府到企业都加大了对机器换人的投入,大批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如位于港口镇的大雅五金已经建成技改项目一期工程,包括厂房和物流仓库。二期工程也将争取在明年6月份如期竣工投产。届时,预计可实现效率提升30%,制造成本下降20%左右。

  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工业技改投资大幅增长83.4%,在去年增长66.1%的基础上高位攀升,占到工业投资总额近五成。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就表示,机器换人对中山目前的企业运营和产业布局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本身特别需要推行机器换人以提高效益。

  刚入职半年,阿德便发现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公司不断引入智能化生产设备,他身边的同事正从普通的机器操作员,渐渐替换成能对智能装备进行日常维护、组装和绘制设计图的技术人员。为了适应公司的用工新需求,阿德在近期报读了技术人员职业技能培训。

  与阿德一样,正有越来越多的普通工人,在此轮机器换人热潮里朝着高级技工转变。

  今年前三季度,中山工业技改投资大幅增长83.4%。大批企业通过机器换人的方式实现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在生产效益,产品品质上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然而,众多企业在机器换人的同时,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问题:谁来操作这些机器人?

  机器换人换走普通工人

  在一条全自动生产线上,机械手有规律地抓起一块块毛料,不断放到机器中剪切。随后,又有一个机械手将剪切好的毛料拿起,运往下一个节点接受自动电焊机的焊接随着一个个加工工艺在生产线上的自动完成,一个完整的产品在没有人工的参与下就这样出炉了。

  这样一个全自动化生产场景,出现在中山西区的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内。正是得益于生产线上的智能化改造,近几年大洋电机大幅提升了生产效率。产量增加了3倍多,人数却只有原先的60%。如果不是用机器来替换人,按原来的效率来生产同样数量的产品,至少需要3万人以上。谈到机器换人带来的效益提升,大洋电机副总裁晏展华满是兴奋。

  2008年的时候,大洋电机拥有1万人的团队,1年时间却仅能生产1200万台的小型电机。2015年,通过机器换人,大洋电机仅用6000人的团队,把1年小型电机的产能提高到4500万台。与此同时,一条生产线配置的工人,也从2008年的45人,降低到现在的15人,且产量也得到了明显提升。2016年大洋电机还将投资近1亿元进行设备自动化改造,在现有基础上,一线生产人员再减少30%。

  在大洋电机取得这些成绩的背后,是中山当下轰轰烈烈的机器换人热潮。近年来,中山从政府到企业都加大了对机器换人的投入,大批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如位于港口镇的大雅五金已经建成技改项目一期工程,包括厂房和物流仓库。二期工程也将争取在明年6月份如期竣工投产。届时,预计可实现效率提升30%,制造成本下降20%左右。

  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工业技改投资大幅增长83.4%,在去年增长66.1%的基础上高位攀升,占到工业投资总额近五成。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就表示,机器换人对中山目前的企业运营和产业布局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本身特别需要推行机器换人以提高效益。

  政府搭台培养智能化技术工人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工业技改浪潮仍将在中山火热上演。在此背景下,中山如何打造一支适应智能制造体系的新型产业工人队伍?

  在200余平方米的教室内,70%的面积被用来放置机器人,而讲师和学员则集中在剩下的空间内进行技术人员职业技能培训。当讲到机构组成原理的时候,10来名学员便直接走到旁边的智能化设备前,在讲师的指导下对机器臂的结构进行拆卸和观察。

  这是中山智能改造公共服务平台提供的技术人员职业技能培训服务。

  今年初,市经信局依托中山美居产业园,引入硕泰科技等知名智能改造企业、科研部门、金融机构共同组建中山市智能改造公共服务平台,除了为企业提供智能改造方案和技术之外,帮技改企业进行技术工人的培训、招聘也是其重要功能。作为中山智能改造公共服务平台下属的培训机构,广东康思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已经与多家企业达成合作,自8、9月份正式开班以来,已经通过小班上课的模式培训了2、3批的学员。

  企业目前主要希望我们为其原来生产线的工人进行培训,让他们能够掌握智能设备的维护技术。同时对企业现有的工程师,也提供设备生产和设计的培训。通过培训后,学员也能获得由人社部颁发的专业技术资格证书。康思博的总经理柯武龙说。

  而除了市级平台之外,黄圃镇前不久也与广州铂特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中山市首个镇级机器人工业技改公共服务平台。该技改服务平台将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推动黄圃镇100家企业使用机器人进行技术改造,同时还将在黄圃建设库卡大学,为企业培养专业技能人才。

  据黄圃镇经信局副局长洪译文介绍,目前机器人工业技改公共服务平台已经完成装修,而致力于培养智能化技术工人的库卡大学预计明年三月份将投入使用,可以为企业提供员工定点培训,也可以深入企业进行现场授课,方式灵活多样。

  ■企业案例

  全员技工化 让人与机器共存

  在黄圃镇格兰仕中山南厂区的生产车间内,经由一条传送带横越多个车间大楼,包括门体在内的微波炉零部件生产和装配通过机器实现自动对接。一个个微波炉门体从全新的生产线中诞生,偌大的生产工序仅需两名工作人员按图纸操作机械即可完成。

  通过技术改造实现生产流程自动化,格兰仕的生产效率得到了质的飞跃,在智能制造的领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仅在去年,格兰仕在中山厂区投入30亿元进行自动化工厂升级。如上述的门体三次元生产线,效率比之前使用的六机连线生产模式提升67%,用工人数由8人减至2人,节约率达75%。

  但是,格兰仕却并不完全认同机器换人的说法。格兰仕进行技术改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淘汰一线生产工人,而是企业提高智能化水平的内在要求。格兰仕(中山)家用电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赖云飞表示,格兰仕的方法是要将技术改造和产业工人技工化同步推进。

  在格兰仕黄圃基地的两器(冷凝器和蒸发器)车间,2013年的员工约为720人,年产量在200多万件。此后,通过引进自动化生产设备,在人数基本持平的情况下,产量连续两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去年的产量已达400多万件。

  赖云飞说:从2013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实施产业工人全员技工化制度,通过培训让员工技能得到不断提升并成长为产业工人,在完成生产设备智能化升级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打造一支适应智能制造体系的新型产业工人队伍。

  ■记者观察

  应对机器换人唯有软硬兼施

  大约十年前,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时,日本NHK电视台曾在一部纪录片中断言,尽管中国已生产了全球最多的工业产品,但技工尤其是智能制造人才将成为中国制造升级的瓶颈。回头来看,日本人当初的判断不无道理。

  随着机器换人的深入,制造业已步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也产生了种种不适。部分企业在引进自动化设备之后,找不到可以熟练操作机器的工人;部分企业的先进装备,因缺乏技术人员维护而时常出现故障,生产效率反而降低。

  种种迹象表明,我们与智能制造之间,还存在一个较长的磨合期。

  需求与短缺,是经济学一对永恒的矛盾。十年前席卷珠三角的民工荒,使得企业对初级劳动力的需求饥不择食,大量头发花白的50后、60后农民工重回流水线;5年前崭露苗头的技工荒,已让一些企业左支右绌;而制造业眼前出现的用工矛盾,对劳动者的技能水平、知识储备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解决难度远高于前两轮用工荒。

  在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尽管困难重重,一些企业已通过内部培训等方式积极应对智能化人才短缺问题;部分镇区和人才中介已着手兴办培训班,批量培养技术工人。在珠三角,中山的人才战略一直走在前列。3年前,该市就提出既要院士博士又要能工巧匠的目标。纵观中山近年来出台的积分入户细则,入户的大门不断向技工人才敞开,一批长期扎根珠三角的中高级车工、模具工人成为新中山人。当智能制造大潮袭来,政府的政策引导断不可缺位。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年来中山一直针对专业镇特性,努力做大职业教育。古镇灯饰学院、大涌红木学院、小榄学院等产业学院已进入投产阶段。在智能制造时代,中山制造业能否软硬兼施勇立潮头?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