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工业4.0:看引领风骚的“中国面孔”_9

2019-07-07 11:41

  2014年进入尾声,在这一年我们可以看到,在经济新常态大背景之下,中国企业引领风骚,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制造业变革道路。

  经济新常态下中国企业家面孔

  深冬的北京寒气逼人。12月13日,穿着一身挺括黑色西装的王健林,步入中国大饭店参加2014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入口处工作人员要他刷卡,身边立刻有人出来挡驾,王健林闪身健步走向会场。

  旁边一个年轻人小声嘀咕,这就叫刷脸!王健林的面孔就是入门证啊!

  这一届年会以创造纪:不一样的增长为主题,邀请了王健林、李东生、刘永好、马蔚华、杨元庆、董明珠、雷军等上百位重量级商界领袖齐聚一堂。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企业领袖的意义更加凸显。在打着领袖风范印记的墙上,贴着满满一墙的企业家大幅照片,人来人往中,不时有人站在面孔墙下拍照留念。

  在2014年即将走向尾声的时刻,中国经济也渐次走进新常态。在这个关键节点上,盘点这些在中国经济舞台引领风骚的企业家面孔,可以清晰印证中国经济这一年来所走过的不同寻常之路。更在他们的思想盛宴和观点碰撞中,共同把脉中国经济,探讨中国企业在新常态下的变革路径。

  地产大佬失落酸溜溜:卖房子不再像卖白菜,面积不再如同面包

  2014年房地产形势可谓步步惊心。交易量下降,特别是新开工面积的下降,令人感到中国房地产风险风雨欲来,唱空的声音渐多。刚刚落下帷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经济新常态作了明确的描述,但却少有地产业的踪影。

  王健林直言:今后的房子会比以前难卖,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房地产进入了一个新的调整期。2014年同比的销售面积、销售额都有所下滑,当然这个对照的年份是2013年。

  任志强在卸任北京华远地产董事长之际也罕见地唱衰了楼市,房地产投资下滑已经成为必然,甚至没看到任何理由能阻止。

  无独有偶。远在天涯海角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昔日香饽饽,今日遭冷落的巨大反差,令地产开发商开始担忧支柱产业地位不稳。万通集团主席冯仑在谈及目前房地产商心态时,更是形象地表示,互联网现在被扶正了,房地产下堂了,看别人在主桌吃饭,心里酸溜溜的。对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未提房地产业,潘石屹说:地产商很失落,感觉行业走到了尽头,这可能是大多数开发商目前的心态。

  但王健林认为不应该因此唱空或者唱多地产业,因为这才是地产业的新常态。如果按照前几年的态势,卖房子像卖白菜,面积如同面包,这个行业几乎不需要专业技术,这其实是不正常的。

  王健林判断:房地产还是会继续往前走,但是不可能再呈现2012、2013年这种疯牛状态。任志强说:楼市不是拐点,是波动。我不同意说楼市低谷阶段,中央说从高增长变成中增长,我们房地产也是从高增长变为中增长,低谷那是继续向下的过程。下台阶就是保持在比如6%~8%是我们的一个常态,怕的是从8%变成7%,7%变成6%,迅速下滑。

  显然,房产商大佬感受到转型的紧迫。王健林认为留给房地产人最后转型时期还有10年罢了,等到城镇化基本完成了,也就没有机会了,在这种情况下,希望这个行业依然加快转型,包括万达旗下重要的商业地产公司,我们也要加快转型。

  互联网经济风风火火:风来的时候,猪都会飞上天

  互联网这趟时代列车,正以改变一切的力量呼啸而来。年会上,随便哪个企业家开口,都不停传递出互联网思维的声音,传统与现代的冲撞,这让站在2014年末、迈向2015年门槛上的中国企业家们的面孔上,涂抹着浓重的焦虑与急切神色。

  作为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带着他的全新互联网思维,一亮相即成为聚焦的中心。

  小米估值预计今年将过700亿元,雷军把这个奇迹密码解读为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就是一种用户思维、产品思维,本质上就是把传统产业做到极致的一种看法。

  雷军历数小米做对了哪几件事情,由此产生了不一样的增长:向同仁堂学习,强调真材实料做好产品;向海底捞学习,和用户做朋友,和用户互动;向沃尔玛学习,高效率地运作,缩短中间环节,使产品得以接近成本价直销。

  雷军深入浅出地解释,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就是党的群众路线,深入群众,相信群众,依赖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只要你理解了群众路线,你就理解了用户思维、互动营销。听众对雷军抱以掌声,互联网的本质实际上是传统商业做到极致,就是这样。

  刘永好被雷军雷到了,他表示:这就是变革,这就是互联网思维,非常震撼!

  大风来的时候,猪也能飞上天,这个非常流行的口头蝉,用在刘永好身上再贴切不过。穿着中式蓝衫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老老实实地以养猪人身份亮相,我就是养猪的,养了30年的猪,到现在还在地上没有被吹起来。这个行业已经有几千年了,我们还在这样养。

  他带来的困惑与挑战是:在新的环境下,谁来养猪,谁来养鸡,谁来种地?他自问自答:这就是新的格局,必须转型。

  谈到经济新常态下的转型,刘永好颇有心得。他举例说,当你养10万只,20万只,100万只鸡的时候,养殖方法必须大不一样了,必须转型,这就是新常态。养猪也是这样,以前养一头猪,现在不行了,因为一头猪赚钱赚了不一百块钱,你养几百头猪,也没有任何意思了。必须规模地养殖,这就是转型。

  互联网经济真的能改变一切吗?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作为为数不多的央企高管,表达了对互联网热中的冷思考:有一天我跟马云说,水泥还做吗?刘永好的猪还要不要养呢?他坦言,我们传统的这些产业问题不是要不要互联网,而是怎么来使用互联网,怎么能够把互联网的思维、互联网的手段和传统的经济结合起来,来改造和提升传统经济。

  刘永好已经开始拥抱互联网。他透露新希望集团正在考虑跟一些互联网企业联合来发展。我们的思考就是从人开始,到 国际化,到跟互联网紧密的结合,在这个时代变局里谋求转型升级,真正为用户,为老百姓创造价值。

  对赌升级:折射制造业面临工业4.0挑战

  以小米手机起家的雷军,近来不停与各路商界高手频频斗嘴。

  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和雷军斗嘴,当雷军沉浸在畅谈手机行业未来10年展望的畅想中时,马云兜头浇了盆冷水,调侃他说:空气是不行的,水是不行的,你雷军手机做得再好,有啥用?一把就把雷军噎住了。到了年底,他与董明珠的对赌斗嘴又有了升级版。董明珠毫不客气地公开炮轰雷军,小米和美的是两个骗子在一起,是骗子集团。彼时,有空调行业老二之称美的集团,正和小米牵手,走上智能家电之路。

  就在前一年,董明珠和雷军下的注是:若5年之内,小米营业额击败格力,格力愿付10亿元赌金。这位咄咄逼人的大姐大巧妙转移辩论焦点:雷军你超过我,有什么面子吗?有本事在手机行业超过所有人,你是第一。我一个做空调的,你跟我比什么。并告诫雷军,如果有一天你的专利比我多,你的质量比我好,那时我真的有点急了,我得改变自己,我要加油了。

  作为后辈的雷军潇洒回应:我们和战略伙伴彼此是开放式的,联手就是怎么能够推行智能家居产业链的合作。把它说成跟格力打赌的副产品,好像把事情说小了。小米这么快速度的增长,是小米自身的成算就足够了。

  热闹归热闹。董明珠与雷军的斗嘴对赌升级,实际并非这两位具有时代标签意义的企业家之间个人恩怨情仇,折射着互联网经济大潮下,传统企业向工业4.0升级的压力与挑战,需要思考的是,在工业4.0大潮来临时,传统产业应该如何坚守,以及在互联网思维下,如何将企业发展与创新相融合。

  上升为德国国家级战略的工业4.0已登陆中国。这一场正在进行的工业革命,基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给工业生产带来的革命性变化。中德双方近期宣布,两国将开展工业4.0合作,该领域合作有望成为中德未来产业合作的新方向。

  星创视界董事长王智民对传统企业进行反思: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要变革,但往往遇到来自内部的阻力,如同地心引力一样限制着企业。这在传统企业表现得尤为突出。他给出了传统企业创新和变革相协调的模式:首先最好在企业现有的核心母体之外,单独拆分出一个体系,专门做自主创新和变革,形成系统性的能力,等达到一定规模后,再和母体融合。另一方面,则需要企业负责人适当放权。传统企业如果可以迈开这一步,将迎来突飞猛进式的发展。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的思考更具哲学意味,他表示承认传统是为了变革。他认为,小米的粉丝社群模式值得很多企业学习,但最近小米也遇到了不少麻烦,所以在我们在创造新的业务模式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同时,也要考虑尊重这个游戏规则。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