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锁:远望谷立足铁路靠的是产品

2019-05-24 11:33

7月25日,723温甬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A股高铁概念集体暴跌。当天,以铁路射频识别技术寡头为概念的深圳远望谷(002161)股价跳空低开后一路下跌,当日跌幅达到5.93%。

巧合的是,就在前一个交易日,远望谷刚刚发布公告称,作为大股东的公司董事长徐玉锁再次通过大宗交易和二级市场减持了公司696万股股票。加上前两次减持的1100万股,目前已经累计减持了公司近1800万股,套现金额超过4.2亿元。

市场很快将公司受累高铁概念以及大股东减持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认定大股东一定是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而减持。

面对市场的一片质疑声,徐玉锁觉得有些冤枉,减持绝对不是因为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而且,远望谷的射频识别系统目前只是应用于铁路货车的车号识别及现车运行统计管理,基本不涉及客车,更别说高铁了,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高铁概念。


高铁的市场太小了

事实上,在采访徐玉锁之前,记者对于射频识别系统(简称RFID)的印象仅仅局限于日常所使用的门禁卡或者公交卡,因此,当面对这位已经研究了RFID近20年的行业专家时,记者最好奇的问题是,火车难道也需要刷卡吗?

而这个问题,也正是20年前徐玉锁为什么进入到这个行业的原因。

国内铁路上每天南来北往行驶着几十万辆货车,所有权归属铁道部。起初,这些货车每天奔跑于全国各个铁路局的路段上,每个货运编组站都会有一个工种叫车号员,不管白天黑夜、风霜雨雪,均采用传统的口念笔记的方式抄录货车编号,然后通过计算机人工录入上报列车编组信息,工作效率低、劳动强度大、差错率高。铁道部每天18点会根据这些人工录入的数据统计各铁路局货车占用数量并据此核收货车使用费。由于人工效率低及实时性问题,每天统计货车数量会少1万至2万辆,单此一项铁道部每年漏收约3亿元货车使用费。加上数万名抄号员的开销,铁道部每年在这上面少收入的和多支出的就达数亿元。为此,铁道部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探索,用什么方法能够对于车号进行自动识别,其间也试用过摄像技术等方法,都不太实用。

直到1993年,当时还是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雷达测量部一名工程师的徐玉锁,发现利用射频识别技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也就是在每一节货车车厢上都装上一个电子标签,只要这节车厢通过地面识别设备安装点,就会自动刷卡,被记录下来。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徐玉锁带领着几个技术人员开始技术攻关。

那个时候也没什么钱,用的设备不是租来的就是买人家二手的,最初的时候拿出来的产品尽管不是很成熟,但这是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经过整整7年的时间,徐玉锁终于拿出了自己的一套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铁路车号自动识别系统产品,正是由于有了我们的这个产品,把美国人的产品价格从150美元压到17美元,可以说给铁道部省了一大笔钱。

我们是靠产品在铁路系统站住脚的。凭借这项技术,1999年,当时已经是副团级的徐玉锁选择了从军队转业,南下深圳创立远望谷公司,正式进军物联网产业。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RFID技术只应用于货车,而没有应用于客车呢?记者问道。

其实我们在客车上应用的技术是完备的,完全可以使用,关键是客车的数量太少了,现在全国的铁路系统上火车有70多万辆,而客车只有5万辆左右,具体到动车组和高铁那就更少了,大概也就只有几千组吧。面对记者的采访,徐玉锁也一再澄清,此前市场上认为公司是高铁概念,其实是有误解的,这个市场对于公司的贡献太小了。

目标做到千亿市值

按照徐玉锁所说,目前全国70多万辆货车,大约有一半在使用远望谷的产品。可是记者在远望谷公司采访时注意到,公司负责铁路业务的市场部门员工总数还不到10人。

按照徐玉锁的解释,公司已经在铁路系统根植多年,对于产品在铁路系统上的需求和应用了如指掌,因此,在铁路业务上基本能够紧随铁路市场增量的自然增长,已经不需要花费太多的人力进行市场开拓了。

公司现在更大的精力都投入到其他产业的应用上了,包括烟草、农业、图书、酒类等市场的开拓,这些市场我们已经培育了3到5年。包括徐玉锁在内,现在已经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新兴市场的开拓上了。

去年年底,徐玉锁亲自到五粮液公司洽谈,入股了五粮液公司生产RFID电子防伪标签的公司成都普什信息自动化有限公司(简称成都普什),今年7月13日,远望谷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又增持了成都普什20%的股权。

目前,五粮液已经有近3000多万瓶酒使用了RFID防伪技术,茅台今年也要开始合作了,这个市场如果做好了的话,只要几个大品牌的合作就能给公司带来十几亿元的收入。在徐玉锁看来,公司现在还是要围绕核心业务展开。

没有办法,作为上市公司必须要考虑能否盈利,每当听到那些基金经理在我耳边说你的增长率就是你的市盈率的时候,我的压力就特别大。接受记者采访时,徐玉锁坦承,技术出身的他已经好多年不碰技术工作了,现在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前沿市场开发上。

按照徐玉锁给公司提出的计划,从2007年上市后,公司要用10年的时间争取做到市值上千亿。董秘吕宏也说,这个目标定得太大了。徐玉锁笑着看看坐在身边的吕宏,其实这只是一个目标,不是说2016年就非要达到,而是要让大家敢想,然后剩下的就是努力地去实现目标,现在公司上市已经整整4年了,大家也看到越来越有希望了。

Q:从去年9月份开始,你已经累计减持了公司近1800万股股票,对此市场的关注度也非常高,认为你是不看好公司未来成长的,对于这种观点你怎么看?

A:减持并不是说不看好公司,恰恰相反,我对公司未来很有信心。虽然我现在减持了一部分股权,但是到目前为止我的持股比仍旧超过32%,还是处于控股地位的,而且所有的减持行为都是合法合规的。

Q:其实外界很好奇你套现了超过4.2亿元的资金都做什么了?

A:我们都是做技术出身的,其实对财富这个东西没什么概念,公司上市后确实我们大股东的身价很高,但是那只是数字,我个人在吃住上也没什么变化。将来这些钱也绝大部分是用于公司的产业发展,还有就是和公司产业链相关的一些产业的投入,至于所套现资金的用途,主要是投向和物联网产业链相关的一些投资项目,这些投入会给公司和产业链的未来发展带来很多的机会。

Q:你是做技术出身的,现在让你去管理一家上市公司,这种转变难度大吗?

A:做企业哪有不难的。因为不懂管理,就得去学,2003年的时候我专门去清华读了一个EMBA,边学边实践,我也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的能力,即使是读了一个EMBA,如果想把公司做大,也是力不从心的,所以我希望不是我一个人去管理一个企业,而是要培养一个企业家团队,要在企业里培养一批企业家。

Q:到今年8月份,公司上市已经整整4年的时间了,你感觉做一家普通公司和做一家上市公司有什么不同吗?

A:上市对于民企来说肯定是利大于弊的,在品牌和融资上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同时,随着企业发展得越来越大,企业的风险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企业的一个决策失误,可能就会导致企业出现重大损失,但是成为公众公司之后,社会公众会监督公司,也会帮助企业尽量规范。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